江苏快三
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局长信箱
首页地勘文化

走夜路刀棱山下 战风沙祁连山边

时间:2017-04-05 10:52:45 浏览次数:0

 1975317,我到362钻机参加生产劳动,为期一个月。

362钻机施工在靖远县大水头刀棱山北坡。这台钻机是甘肃省工业学大庆树立的样板,是地质系统学习的榜样,是出了名的先进钻机。

应该说钻机施工都在野外,除了黄山、黄土、岩石,就是泥浆帐篷。又多都是年轻人,没女人。多都是工具到处甩,黄泥浆到处溅,素话荤话胡乱说。尤其是三四月份在靖远,在大水头刀棱山,正值狂风怒号,沙尘满天,昏天地暗的天气,我想象中肯定是又脏又乱。可一到这钻机,见到的是什么都干净,什么都整齐,工具、衣服、帐篷都整整齐齐,连购买的蔬菜摆放的都是一条线似的;第二印象是青年人有礼貌,没有脏话,待人热情。一台钻机包括机长在内,连同岩石鉴定员、大班记录员、大师傅总共不到十人,又都是年轻人,谁同谁都亲如兄弟,待人都很诚恳热情。几天中,就会发现有经验的师傅不厌其烦教徒弟,新工人虚心学习并掌握钻探技术要领。在过去,在有的钻机当工人,第一年是扫地提水,第二年拧拧管子打个下手,第三年才能操作机器。可这台钻机一年中就能跟师傅学会掌握机器操作这门技术;第三个印象是每个职工都勤于学习,善于动脑,不论是大是小,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经验和创造。

在钻机劳动中,我还真有不少收益,其中还包括结识了李克川这位人送雅号“蹦蹦”的机长。克川有特长,有趣事,有惹人喜欢的好脾气。他是河南南阳人,工作早,结婚早,得子也早。刚工作时他胆子小,不敢去上夜班,天天是妻子接送,儿子同他一样高了有时还得接送。我参加劳动时他已三十好几的年纪,可胆子还是不大。他的钻机在刀棱山背后施工,离他住地有三四里地,中间有一段路比较荒凉。那天下中班,也就是晚上十一点来钟,天黑的早,天上没月亮。家中人担心他害怕,让一双儿女去接他。在回家的路上他问年长的儿子:“明智,你胆子大不大?”儿子答:“大!”他说:“你胆大走前边。”又回过头又问年幼的女儿:“明莲,你害怕不害怕?”女儿一看黑黝黝的四周:“我害怕!”他对女儿说:“你害怕走后边!”向四周瞅瞅不敢瞅,漆黑夜晚又是荒山,强装好汉说:“爸走中间,给你们壮胆!”

别看克川胆小,可抓起工作既严格要求又以身作则。在“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”的最高指示要求下,他是队党委选定和培养的接班人,是内部掌握的重点培养对象。他虽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,却有一身过硬的本事,抓工作不怕累,不怕饿,没明没夜。对人既关心又爱护,从他钻机培养出一个又一个机长,科室人员,其品德和业绩都得到了上下一致的认可。

1981年春节刚过,我与董振江同志奉命自133队调到145队。133队在靖远紧靠国家扶持的贫困地区“西海固”,荒凉贫困,山丹位于丝绸之道的咽喉地带,风大天寒。

218凌晨,我们乘坐的西行火车到达山丹火车站。一出车迎面就是一股刺骨的寒风,使人感到这里将是一个迟到的春天。昏暗的灯光下副队长张俊堂边招手边呼叫,热情地迎接着我们。车站外面空旷荒寂,一片漆黑。远方天空几颗寒星忽明忽暗不停眨眼,不由人将衣领向上提高再提,老董说:“这里真冷啊!”就这样我们到了145队,在那里生活工作好几年。从中不仅领略了独特的河西走廊风光,也深深体验了地质队员与钻探员工的刻苦精神和艰苦生活。

山丹的风多,天愈冷愈有风。冬天的北风,春天的东风,东风不是“吹面不寒杨柳风”,而是“东风不与周郎便”,有时比北风还冷。风一吹纷纷扬扬,扬起的有尘土,更多的是黄沙。平时工人在野外施工,吃住在帐篷,往往由于风裹着沙,吃完一碗面,碗底一层沙。春夏之交更是狂风不断,“风吹石头跑”是老乡们的说法,那个时间还没有“沙尘暴”这个词,但知道大风一起砂石打脸。几年中我们在农场,在荒原就遇到过几场这样的风,以一篇当时的日记为证:“午后,很宁静,鸟不叫,云不动,”忽见南面一股黑色旋风迅猛移动。几分钟风至面前,天空立即黑了下来,伸手不见五指,对面互看不请,大的沙粒吹向人的头脸,地面卵石唿唿啦啦滚动。人只有紧紧靠在牢固的建筑物静等。十几分钟后风过天明,你看我满面尘土,我看你看、鼻口中尽是“细沙”,这种典型的戈壁滩型的气候,别的地方是难得看到的。后来我还据此狂风写了诗一首:

河西走廊大风

1981.4

滚滚黄沙扑面来,风吹石跑腿难抬。

铺天盖地遮星月,袭目遮颜尽雾霾。

钻塔警天拔地起,帐篷卧地遭沙埋。

鸟儿出窝无踪影,只有野花独自开。

可我们煤田地质队的队员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之中,他们在严寒的天气、恶劣的环境中工作。在荒郊野外,大山之中找矿为国出力。

在草原,在山边,望天,天显得高、显得碧、显得蓝;望云,云显得轻、显得白、显得淡;看山坡小花又嫩又鲜又艳,看山涧溪水又明又亮,尝一口,啊!那么凉那么甜。看着大山,看着草原,看着我们的钻机和帐篷,看着纯朴善良的钻工,无不赞美我们党和祖国伟大,我们地质工人辛苦,我们民族历史久远。

我们站得高,我们看得远,在幽静中心情激荡,在山边草原同年青的钻工放声歌唱:“我们地质队的生活就是这样,奇妙的山头是我们的战友,锦绣美丽的山岗是我们的战场。当明星还在眨眼,我们的心已飞向远方.